突然间,阙迎月开始同情起眼前毫不知情的男人来了。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9
  • 来源:4480私人影院YY_4480首播影院_YY4480高清影院

  突然间,阙迎月开始同情起眼前毫不知情的男人来了。

  虽然他态度令人讨厌、虽然还忘记他让她赔了十万块这笔钜款、虽然他真的需要一点点小教训,但,万一他真的怎么样了,她们总是脱不了干系啊!

  「我今天来的目的不是咖啡。」梅天良将话题从咖啡带回正题。

  「那是当然、当然。」阙迎月点头附和,暗暗做了下心理调适,她决定抛开一切成见,公平对待前来求助的每一个顾客。

  「请问先生贵姓?」她拿出制式表格,准备一一填上,「您需要什么样的服务?还是需要先看一下我们事务所的收费标准单?或者我可以先为您介绍本事务所的服务项目?」

  「你很吵。」

  听著她突然变得滔滔不绝的说话声,梅天良不悦的蹙了蹙眉,很不给面子的直接下评语。

  阙迎月愣了下,这就是将热脸贴冷屁股的感觉吧?

  她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回应梅天良的不善评语,这种情况下好似只会多说多错,不说话反而会没事。

  满意她的碎念声消失在会客室的空间内,梅天良再度端起咖啡喝了一口,这才从西装内袋中掏出名片及一张照片放在桌面。

  「这是我的名片。」

  「嗯。」阙迎月从桌面将名片拿起来观看,抿嘴低声喃念名片上的名字:「梅天良……没天良——还真是贴切的名字。」

  「我知道我的名字跟个性很贴切,你可以光明正大讲出来,不用背著我偷偷讲。」

  「你……」阙迎月吃了一惊,「你怎么知道我说什么?!」

  她都讲那么小声了,为什么他还听得到?

  梅天良掀起的唇角盈著一丝讥讽,「我在大多数人的脸上都看过跟你差不多的表情。」

  「喔……」她缓缓将脸垂下,唯恐更多的表情会泄露出内心想法。

  梅天良将她的举动看在眼底,唇边有丝冷笑,「我并不介意别人怎么看我,我活著不是为了要去在乎旁人的看法。」

  「嗯。」他这番话让阙迎月不得不承认他讲得对,也暗暗佩服他那超乎常人的自信。

  「不过那也不是我今天来这里的重点。」梅天良将桌面上的照片往前一推,直接道出来意:「我要委托的事很简单,就是让你们用尽一切方法拆散照片中的男女就好,事成之后,我会付你们两倍的价钱。」

  阙迎月拿起照片端详,只见照片中的女主角娇俏可人,一看就知道是受到家人疼爱宠溺的孩子,至于男主角则清瘦斯文,拍照的表情也较为腼腆退缩,不似女主角那样开朗大方。

  男女两人的个性回异,但一起拍照时那股自然流露的亲密感,昭告著世人他们之间的关系不寻常。

  「这两位是夫妻还是男女朋友?」从照片中他们十指紧紧相扣这一点,看得出他们深爱著对方。

  梅天良脸色一沉,「都不是!」

  「那……」将照片轻放回桌面上,「既然都不是,我们就没理由对他们采取任何行动。

猜你喜欢

姐姐,你不要这样。”文妍柔一惊,连忙坐起身

姐姐,你不要这样。”文妍柔一惊,连忙坐起身,双臂紧紧地拉住圈围身子的浴巾,“你不要拿伦哥出气,是……是我不好……”见妹妹无端地泛红了眼,文妍淇心上的气消去大半,“好,我不拿伦哥

2020-03-10

好香喔……”下意识来到炖煮着咖哩鸡的锅前,文妍柔深深的吸进一口满溢的香味

好香喔……”下意识来到炖煮着咖哩鸡的锅前,文妍柔深深的吸进一口满溢的香味,迫不及待的想要满足肚里不断叫嚣的饥饿虫。纤手探出触及到烫热的锅子,让她在瞬间快速缩回手,且发出了一声惊

2020-03-10

车上色狼与意图抢劫,实际上都是假象,他们受雇于他人想谋害白先生

车上色狼与意图抢劫,实际上都是假象,他们受雇于他人想谋害白先生,至于受雇于何人,他们也不知道,全程是以书信接洽、通知,看得出雇主不愿暴露身分。由以上的事件可推测出,想杀白先生的

2020-03-10

有没有人受伤?」来到事发现场的警员,劈头就是例行性问话。

有没有人受伤?」来到事发现场的警员,劈头就是例行性问话。警员在轿车旁看了看,想要进一步问话却不知该找哪位苦主,连忙改口喊道:「车主是哪位?」刚下车的白睦,才站直身子,警员的目标

2020-03-10

脸颊不受控制的涨红起来,他那带著戏谵的眼似乎有股吸引力,不断勾动著她的心…

脸颊不受控制的涨红起来,他那带著戏谵的眼似乎有股吸引力,不断勾动著她的心……「你别再烦我了,我要专心工作。」不看他一眼,阙迎月又猛地转过身子,将精神全投注在电脑萤幕前。她那看似

2020-03-1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