有没有人受伤?」来到事发现场的警员,劈头就是例行性问话。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11
  • 来源:4480私人影院YY_4480首播影院_YY4480高清影院

  有没有人受伤?」来到事发现场的警员,劈头就是例行性问话。

  警员在轿车旁看了看,想要进一步问话却不知该找哪位苦主,连忙改口喊道:「车主是哪位?」

  刚下车的白睦,才站直身子,警员的目标随之落在他身上,「发生什么事?好端端怎么去撞行道树?是不是喝酒了?知道撞毁国家资产可是要吃罚单的吗?问你话怎么不答?是不是还在醉?」

  警员连珠炮的询问,让白睦感到不悦的抿了下唇,眉头亦皱了下。

  「啊!」看见上司眉头一紧,也察觉到警员过分逼人的态度,身为助理的王律柏马上奔上前,咧唇陪笑,「员警先生,有什么问题问我就好,白先生没空逗留在这儿,他赶时间……」

  「赶时间就可以制造车祸影响交通秩序吗?」警员瞥了白睦一眼,「那位白先生没空,员警就有空吗?每个人都乖乖遵守交通规则不好吗?没看电视也该知道喝了酒不宜驾车……」

  「员警先生。」白睦无视于警员频频打量的目光,态度自若的提醒只顾办事的员警,「司机陷在前座,是不是该以救人为先?」

  听了,警员收起记录本,往身后吆喝一声,「这边有伤者,快来帮忙救人,另外赶快通知救护车到场援助。」

  见警员暂将矛头转向,王律柏偷了个空赶紧向上司解释:「白先生,我没料到会发生这种意外,司机老陈驾车一向平稳,这种情况我相信他也是第一次遇上,请您不要过于苛责他……早上重要的会议耽搁不得,我马上为您找辆计程车……」

  「不用了。」白睦断然拒绝,环视周遭一眼,「现在是尖峰时间,搭计程车不见得快。」

  「那……」王律柏额冒冷汗,不知所措的拚命动脑,「真是糟了,今天的会议很重要,尤其又关系到遗嘱的公布……」

  此言一出,白睦立即给了他一记厉眼。

  王律柏知晓失言,忙鞠躬致歉:「对不起,我不该多嘴!」

  「我去坐公车,再转搭捷运。」白睦收回眼,整理略为凌乱的服装,「这里就交给你处理了。」

  他迅速的抉择让王律柏呆了呆,接着马上面有难色的低唤:「白先生,您就这样独自行动?这样……不太好吧?」

  白睦挑高眉角,不以为意,「哪里不好?难道你有更好的法子可以在最短时间内抵达公司?这里是台湾,可没有呼之即来、挥之即去的直升机当交通工具。」

  「我不是这个意思是……我……」王律柏压低声量,倾近他的耳边低语:「现在正值威扬集团的混乱时期,万一大夫人及少爷们想对白先生不利的话……」

  「你多虑了。」白睦脸色未变,锐利的眸光不见动摇一分,「就算他们想对我不利,也不会蠢得在光天化日、公共场合下手。」

  王律柏依旧认为不妥。

  「可是白先生……」

  没让他有再次劝阻的机会,白睦直接以离开的行动表示其坚定,「公司见!」

  「啊……好,公司见。」无法劝阻一意孤行的上司,王律柏不禁忧心的喟叹一声:「久待国外的菁英分子都这么不怕死的吗?我总算是见识到了……」

猜你喜欢

姐姐,你不要这样。”文妍柔一惊,连忙坐起身

姐姐,你不要这样。”文妍柔一惊,连忙坐起身,双臂紧紧地拉住圈围身子的浴巾,“你不要拿伦哥出气,是……是我不好……”见妹妹无端地泛红了眼,文妍淇心上的气消去大半,“好,我不拿伦哥

2020-03-10

好香喔……”下意识来到炖煮着咖哩鸡的锅前,文妍柔深深的吸进一口满溢的香味

好香喔……”下意识来到炖煮着咖哩鸡的锅前,文妍柔深深的吸进一口满溢的香味,迫不及待的想要满足肚里不断叫嚣的饥饿虫。纤手探出触及到烫热的锅子,让她在瞬间快速缩回手,且发出了一声惊

2020-03-10

车上色狼与意图抢劫,实际上都是假象,他们受雇于他人想谋害白先生

车上色狼与意图抢劫,实际上都是假象,他们受雇于他人想谋害白先生,至于受雇于何人,他们也不知道,全程是以书信接洽、通知,看得出雇主不愿暴露身分。由以上的事件可推测出,想杀白先生的

2020-03-10

有没有人受伤?」来到事发现场的警员,劈头就是例行性问话。

有没有人受伤?」来到事发现场的警员,劈头就是例行性问话。警员在轿车旁看了看,想要进一步问话却不知该找哪位苦主,连忙改口喊道:「车主是哪位?」刚下车的白睦,才站直身子,警员的目标

2020-03-10

脸颊不受控制的涨红起来,他那带著戏谵的眼似乎有股吸引力,不断勾动著她的心…

脸颊不受控制的涨红起来,他那带著戏谵的眼似乎有股吸引力,不断勾动著她的心……「你别再烦我了,我要专心工作。」不看他一眼,阙迎月又猛地转过身子,将精神全投注在电脑萤幕前。她那看似

2020-03-10